OPUS体育

文化OPUS体育

【经典阅读】古典诗歌的另一种解读——读葛兆光《汉字的魔方》

来源:校团委    日期:2019/3/28 14:40:24    点击数:3443

翻开OPUS体育《经典阅读推荐书目》(2019版),看到葛兆光先生的《中国思想史》被收录在内,这套思想史可称得上是当代史学的经典之作,自问世以来,已多次再版,是一部全新的中国思想史权威著作,此书也可算是从事文史学专业研究和文史爱好者必读的经典作品。由书及人,看罢此书,抛开内容不讲,我对此书的作者葛兆光先生钦佩不已,便去寻了他所写的其他书籍来读,其中,有一部小书令我印象深刻,受益匪浅,此书便是《汉字的魔方:中国古典诗歌语言学札记》。

此书最初于1990年在香港出版,至今已是第四次再版了,我所读的即是由复旦大学出版社2016年5月出的最新版本(学古代文学和文献的学生都忍不住要讲版本),相较于之前的版本,这一版在内容上略作了修订,还增加了一篇书评作为附录,但总体上没有多大改动。初读此书时,看到书名中出现了“语言学”三个字,就猜想这不是我熟悉且感兴趣的领域,读起来会不会艰深难懂啊,仔细一读,才发现完全不是,它实际就是一部从诗歌语言角度出发,去理解和鉴赏中国古典诗歌的诗论著作。全书一共有八章,书前和书后都有作者的序文,书末还有一篇名为《语言学批评的前景与困境》的附录,前七章分别从背景与意义、语言与印象、意脉与语序、格律、典故、虚字、诗眼来探讨了如何去鉴赏和分析古典诗歌,以及需要注意的很多问题,最后一章则是从诗歌语言演变的角度,来研究从宋诗到白话诗的发展变化情况。由于篇幅所限,以下仅就我对此书印象最深或受益较大的章节内容来阐发感受。

首先是第一章“背景与意义”,在这一章里,葛兆光先生对中国古典诗歌研究的传统方法之一“背景批评”(或称“背景分析”)进行反省和思考。想想,我们在阅读一首诗、研究一个诗人或描述一代诗史时,似乎都常常会想到“背景”,这首诗是什么情况下写出来的,诗人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与诗史平行的是怎样的时代等等。“背景”成了既定的思路,使大多数人在评论诗歌时都毫不犹豫的拈来使用,而鲜有人对其提出质疑。事实上,诗歌研究的任何一种方法都有利有弊,没有一种方法或见解适用于理解所有诗歌,我们所常用的“背景分析”也不例外,这其实也反映了汉代董仲舒所提出的“诗无达诂”的难题。因此,尽管背景,尤其是精准而非笼统的背景介绍,对于阐述诗歌意义是必要且有参考价值的,但它也不是一把万能钥匙,这是因为诗歌的意义是由诗歌本身的语言文本提供的,我们不应该夸大背景甚至让其替代读者对诗歌的理解和感悟。就我的读书经历来看,葛先生对诗歌研究中“背景批评”相关问题的反思是很多人都没有论述过的,在我看来,这种思考辩证且深刻,发人深省。

其次是第五章“论典故”,“典故”是诗文等作品中引用的古代故事和有来历出处的词语,在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诗歌和骈文(也称四六文)是最常使用到典故的文学体裁。在我个人看来,诗歌用典是一个极有意思且值得探讨的话题,举一个李商隐的趣事,元代辛文房《唐才子传》载:“商隐工诗,为文瑰迈奇古,辞隐事难……每属缀,多检阅书册,左右鳞次,号‘獭祭鱼’。”李商隐在诗文创作中喜用典故,常常要检阅许多书来搜寻,而这些书就被整齐且有次序地摆放在左右,就好像水獭摆放鱼的样子,所以就被人送了个“獭祭鱼”的外号。诗歌的好与不好并不取决于用不用典,但又不可否认,在诗中用典,“能使诗歌在简练的形式中包容丰富的、多层次的内涵,而且使诗歌显得精致、富赡而含蓄。”所以,葛先生将其看作是一个“二律背反”式的命题。然而,最让我惊艳的是葛先生将读者发现和理解典故的过程比作是“密码破译”的过程,这个比喻太贴切了!他的观点是“典故作为一种艺术符号,它的通畅与晦涩、平易与艰深,仅仅取决于作者与读者的文化对应关系。”我觉得这一点说得很有道理,因为中国古典诗词中的典故主要是来自古代的典籍,大多数情况下,读者能否发现和读懂作者在诗中使用的典故,取决于他们有没有看过典故所在的书籍,对典故的出处熟不熟悉等等,即他们与作者的文化对应关系是同或异。比如,我们读黄庭坚的诗,对一些博览群书的读者来说,基本能够理解其诗歌的意义;而在另一些读者看来,则可能会批评他用典过多,让人如同看天书,不知所云,实际上,也许只是这些读者自己读书太少而已,换言之,这取决于读者自身的文化积淀情况。   

在我们传统的文学观中,典故使用的多少并非是用典成功的判断标准,而使用得是否生动贴切、是否准确地表达出作者的思想感情才是判定用典成功与否的准则,事实上,如果诗中一味地堆砌典故,反而会招致许多批评。葛先生认为由于用典方式、技巧等的不同,会产生迥然不同的效果。“借喻”是一种低层次的用典,即用一个新鲜的词汇来替代原本想要表达的意思,如用“桂华”替代“月”,“红雨”替代“桃”等等,虽换了面孔,但其意义完全相同,内涵和外延都没有变化。那么,什么才能算是高层次或说成功的用典呢?书里给出了三项标准:字面有一定的视觉美感,如“孤鸾舞镜”、“秋风鲈脍”等;故事有一定的情感色彩。如“苏门长啸”的孤高旷愤,“对床夜语”的闲适怡乐等;最好是典故中包含了古往今来人类共同关心与忧虑的“原型”,如生命、爱情、人与自然等,因为它们才最具有震撼人们内心最深处的力量,才能使古人的故事与我们的故事交融在一起,从而引发强烈的共鸣。

最后,谈一下此书的独特价值。人们对中国古典诗歌的解读常带有印象主义的传统,即经常把印象与感受当作诗歌分析和解释的唯一途径,这些印象式的感受对普通读者的理解会造成坏的影响,拿作者的话来说,就是不能“提供给阅读者理解、分析和欣赏的‘底线’和‘基础’”。葛先生怕这种传统和习惯会害得读者沾染上信口胡言、凭空瞎想的坏毛病,于是,他希望能够“从诗歌语言形式出发建立一个新的诗歌阅读规范”,即从诗歌语言的角度来重新解读古典诗歌,以弥补传统诗歌解读方法的不足,这使得此书成为古典文学研究界最早采用语言的眼光看待古典诗歌的著作之一。说实话,在读这本书之前,我对诗歌也常采取这种主观印象式的途径去理解,也并没有对这一方式产生过质疑,直到读过此书,才发现自己曾经读诗,好像一直在“印象”和“感受”中转圈,而忽略了古典诗歌语言形式的美学意味。当然,这里也不是贬低某种传统,只是想传达,在任何领域我们都应该保持一种敢于质疑、突破和创新的精神。

综上,无论是从内容还是研究角度上,葛兆光先生的这本《汉字的魔方:中国古典诗歌语言学札记》都值得一读,当你细心品读时,定会被作者风趣幽默又机智活泼的语言所吸引,被信手拈来又无比贴切的中西方诗歌理论所折服。此外,这本小书对培养和提升诗歌审美能力有极大裨益,所以,热爱中国古典诗歌的朋友们,一定不能错过这样一部好书。

 

【作者简介】

高浥烜:西南OPUS体育人文学院中国语言文学专业研究生。性格沉静内敛,喜欢阅读、电影和旅行,热爱古典文学,尤好东坡诗文,“幸得诗书销白日”,常有诗书相伴,也是人生一大快事!

作者:高浥烜  编辑:姚俊臣

 


信息员:黄鑫桂     作者:高浥烜     责任编辑:周伟

[OPUS体育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打印本页]     [新闻纠错]     [关闭窗口]

热点新闻

OPUS体育视频